TOP
四十歲的深圳 何以成為先鋒城市?
2020-08-27 12:02:19

2020年8月26日,是深圳經濟特區成立40周年的日子,這兩天媒體上有很多關于“深圳到底做對了什么?”的討論,這篇文章主要從城市規劃的角度探討深圳的“先鋒性”,從中我們可以看出深圳在很多方面的前瞻性。例如,深圳在建市之初,就不滿足于做一個經濟技術開發區,而要立志于做多功能性綜合城市,而且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成立了科技園區。

再比如,深圳極為重視城市設計和城市美學,是中國最早設立地方規劃標準的城市,也是中國最早在城市設計方面進行國際招標的城市,而且在土地資源極為緊缺的背景下,仍然劃定了占市域面積50%左右的生態紅線,讓寸土寸金的深圳成為名副其實的“公園城市”。

2019年,中央決定支持深圳建設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”。深圳民間簡稱“先行區”。

在深圳城市規劃者心中,“先行區”是對深圳十余年來將自己視作先鋒城市的回響:2003年,《深圳2030城市發展策略》首次提出了“先鋒城市”這一定位,雖然它從未出現在任何“體系內”規劃文件中,但卻是眾多規劃者心中對深圳的“最適宜稱謂”。

《深圳2030城市發展策略》 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《深圳2030城市發展策略》 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那個時代,人們對“先鋒”一詞還褒貶不定:大部分時候用于揶揄一些莫名其妙的音樂試驗、難以理解的藝術表達、一意孤行的反傳統行為等等,用在官方意味很濃重的城市規劃戰略中,是不太尋常的。

不過那時候南方思潮混雜,深圳酒吧文化盛行,“活久見”的新鮮事兒天天發生,所以深圳人對于費解的事物既不陌生,也格外豁達。

一群50、60后的中青年規劃師帶著70后的后生仔在研究深圳城市定位的時候、為到底是爭取“xx中心”、還是追求“優秀”或“卓越”而激辯糾結的時候,有人提議:別“從優秀到卓越”了,也不要計較能不能成為中心,叫先鋒城市吧。

因為深圳特區從誕生那一天起,就不是為保證正確而生,也不能為守成而活;深圳最大的權利就是行路的權利,走自己的路,讓別人說去吧。

于是,當時的深圳市規劃局力排眾議,將“先鋒城市”放在深圳定位之首。深圳人也欣然采納這一稱謂,2005年,《深圳2030城市發展策略》經深圳市人大批準施行。——古人說“名以正體、字以表德”,如果說“經濟特區”生于1980年,那么“先鋒城市”就是深圳成年的開始。

那么,深圳的“先鋒”體現在哪兒?

01

建市之初就有創新之夢

特區規劃的初衷,原是想借鑒亞洲其他國家的出口加工區和自由貿易區,依托香港發展來料加工出口以工業化實踐挽救國家經濟。

但經反復探討,最終定位深圳的發展目標應為多功能綜合性城市。——這些源自中央與地方的決策者、創業者和建設者的城市構想系統地集中和融合在1986年《深圳經濟特區總體規劃》中。

《深圳經濟特區總體規劃》(1986) 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<iframe align="center,center" allowtransparency="true" data-id="_lrrgfj3iwh" frameborder="0" height="90" hspace="0" id="a2na74qfg5" marginheight="0" marginwidth="0" name="b36swxmv2d" scrolling="no" src="https://pos.baidu.com/gcjm?conwid=640&conhei=90&rdid=5211896&dc=3&exps=110261,110254,110011&psi=fec960a75ff66d24fd7401938d313efa&di=u5211896&dri=0&dis=1&dai=58&ps=14668x131&enu=encoding&ant=0&dcb=___adblockplus_&dtm=HTML_POST&dvi=0.0&dci=-1&dpt=none&tsr=0&tpr=1598500856719&ti=%E5%9B%9B%E5%8D%81%E5%B2%81%E7%9A%84%E6%B7%B1%E5%9C%B3%20%E4%BD%95%E4%BB%A5%E6%88%90%E4%B8%BA%E5%85%88%E9%94%8B%E5%9F%8E%E5%B8%82%EF%BC%9F_%E5%87%A4%E5%87%B0%E7%BD%91&ari=2&ver=0825&dbv=2&drs=1&pcs=1263x642&pss=1263x15485&cfv=0&cpl=16&chi=1&cce=true&cec=UTF-8&tlm=1598500869&prot=2&rw=320&ltu=https%3A%2F%2Fhistory.ifeng.com%2Fc%2F7zFPUOpSKp6&liu=https%3A%2F%2Fhistory.ifeng.com%2Fc%2F7zFPUOpSKp6&ltr=https%3A%2F%2Fhistory.ifeng.com%2F&ecd=1&uc=1280x760&pis=640x250&sr=1280x800&tcn=1598500870&qn=bb65a7262310b4f5&tt=1598500869554.28.28.29&lto=https%3A%2F%2Fhistory.ifeng.com&ltl=1" style="border-width: 0px; border-style: initial; vertical-align: bottom; margin: 0px; width: 640px; height: 90px;" vspace="0" width="640">

《深圳經濟特區總體規劃》(1986) 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但深圳的愿望不只是成為制造業基地。在城市規劃初期,深圳就有“吸引海外科技人才回歸祖國工作和定居”的設想。

1983年,未來學家托夫勒的著作《第三次浪潮》進入中國人視野,書中對工業時代必將讓渡為信息時代的理性預言,觸發了深圳厚積已久的理想:1985年,深圳建立科技園區。成為今日深圳高新區、高新科技產業帶發展的坐標原點。

科技工業園 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科技工業園 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經過90年代以來一系列的創新激勵政策和城市空間規劃,深圳發展成中國最具創新力的城市之一。

厚積多年的深圳如今成為粵港澳大灣區創新核心引擎,將引領廣深港澳創新走廊發展,推動粵港澳大灣區成為世界級的科技創新中心。

《光明科學城空間規劃綱要》 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《光明科學城空間規劃綱要》 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02

土地極度緊缺,仍堅守生態紅線

深圳規劃的前20年極為注重深圳整體格局的確立,從第一版總規綠化帶塑造多中心組團式結構布局,到第二版總規“W+M”型的自然與人工生態嵌合的空間架構,奠定了深圳百年生態基本框架。

《深圳市城市總體規劃》(1996-2010)©深圳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

《深圳市城市總體規劃》(1996-2010)©深圳市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

而后20年,則在整體格局基礎上,明確加入了全域生態空間管控的意圖。

2005年,將轄區面積1997平方公里中的974平方公里劃入基本生態控制線,永不用作開發類建設,在“深圳速度”的背景下保障城市的可持續發展。

《深圳市基本生態控制線規劃》©深圳市規劃國土發展研究中心

《深圳市基本生態控制線規劃》©深圳市規劃國土發展研究中心

保護和修復環境、重新建立人與自然的關系、建設生態文明也是深圳先行的重要領域。例如2006年開始的深圳光明新城系列規劃,是深圳第一個系統性的綠色城市建設實踐。

《光明科學城中心區城市設計》 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《光明科學城中心區城市設計》 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深圳也以光明區鳳凰城國家試點為先機,及時總結可復制、可推廣的試點經驗,帶動包含27個重點區域在內的全市域海綿城市建設工作。

《深圳灣濱海休閑帶景觀設計及技術總協調》©中規院深圳分院 攝影:龔志淵

《深圳灣濱海休閑帶景觀設計及技術總協調》©中規院深圳分院 攝影:龔志淵

在追求“綠色”理想的過程中,深圳的綠地系統創新性地制定涵蓋全市域綠化開敞空間的“自然公園—城市公園—社區公園”三級體系。

將深圳從1980年僅有2個公園的“邊陲小鎮”發展到2020年1000+公園的“公園之城”,成為“國家園林城市”、“國際花園城市”、 “生態園林城市”,并致力于創建“國家森林城市和世界著名花城”。

03

制定國內首個地方規劃標準

深圳特區成立以后,開創了土地有償使用的先河,城市各類用地的規劃標準亟待建立。

1989年,深圳借鑒香港經驗,從無到有制定了第一版《深圳市城市規劃標準與準則》并于1990年試行,首創國內地方標準,具有劃時代的意義。

作為中國開放市場經濟的試驗田,在不同的制度文化對接的前哨,深圳城市規劃不斷感受到各種沖擊,既有積極先進一面的大開眼界,也不乏“潛規則”的誘惑與傷害。

1996年底,深圳參考國外的區劃法和香港推行的法定圖則,決定逐步建立包括編制、審批、執行、咨詢、監督、檢討及修訂在內的一整套規劃制度。

1998年,《深圳市城市規劃條例》經人大批準施行,確定了深圳市法定規劃體系,為各類的編制和審批提供了法律、程序和技術方面的保障。

《羅湖金融中心城市更新 》 ©中規院深圳分院 圖源:you.ctrip.com

《羅湖金融中心城市更新 》 ©中規院深圳分院 圖源:you.ctrip.com

2000年以后,深圳逐漸進入存量發展時代,深圳市率先于全國形成了以《深圳市城市更新辦法》和《深圳市城市更新辦法實施細則》為核心,以配套政策、專項規定和暫行措施為輔的政策體系,為城市更新各項具體工作提供指導。保障了城市的高質量再開發。

《福田中心區皇崗村城市更新》©中規院深圳分院 平安國際金融中心(攝影:龔志淵)

《福田中心區皇崗村城市更新》©中規院深圳分院 平安國際金融中心(攝影:龔志淵)

04

城市設計最早進行國際招標

城市對人的意義,不僅是滿足生活、事業上的需要,還應潛移默化,滿足人的社會探索和對美的期待。只有這樣,人們對城市才會有家園的認同。

深圳重視對城市品質的持續關注與投入。早在1994年即成立了城市設計處,全面管控城市發展的品質。深圳也率先成立公共非贏利機構城市設計促進中心,注重城市、建筑、景觀、藝術的協同,營造了年輕而有創造力的城市形象。

深圳是最早通過國際競賽獲得全球設計資源的城市,并形成了完善的競賽制度。

通過成立建設辦公室,十余年如一日地持續把控落實設計方案。更新、更系統、更根植本土的公共空間,拉近了深圳人與人的距離。

通過建立總師制度,保障重大項目的高品質推進。以不斷地設計踐行城市規劃理念,并用設計豐富人的文化體驗,培養既珍惜歷史、又能夠鑒賞現代的深圳人。

如今,深圳的城市脈理清晰,富于山海意趣,更似一副可閱讀的時空畫卷。隨時間的改變公共網絡慢慢細化,使深圳的表情更健康、更讓人著迷。

《深圳灣濱海休閑帶景觀設計及技術總協調》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《深圳灣濱海休閑帶景觀設計及技術總協調》©中規院深圳分院

未來深圳將有更多包容、更宜漫步的街區,更精致、富于體驗的國際門戶,成為讓深圳人更放松、更自然、更認同的城市家園。

05

“來了就是深圳人” 成為深圳精神

特區建立之初,向全國各地招工,工程師、工人和基建兵很快就集聚深圳,還有更多懷揣夢想的年輕人也都蜂擁而至,短短40年,深圳由一個邊陲小鎮發展成為超千萬的國際化大都市,創造了世界城市化的奇跡。

21世紀初,深圳民間喊出了“來了,就是深圳人”的心聲,城市為來深者提供無歧視的“起點公平”,也使得深圳這座移民城市擁有極為包容的社會態度和精神氣質。

<iframe border="0" frameborder="0" scrolling="no" style="width: 300px; height: 250px;">

在深圳,城市供人生存的層次是豐富的,也決定了發展的機會多;機會的多層次讓每個生命都能抓住自己的發展可能性,從而也促使城市生境不斷演替和豐富起來,讓人性的自由和潛能在這座城市社會中得到釋放。

時至今日,回想深圳城市的成功,剝去經濟、政策的要素,事實上就是思想相對開放、自由的人性成功:“抽象的深圳性,即人性”。

今天,但行前路、無問西東的先鋒城市成為了先行示范區,未來定位為高質量發展高地、法治城市典范、城市文明典范、民生幸福標桿和可持續發展先鋒:這些正是四十年來,深圳長期堅持的領域,更是未來發力的焦點,城市規劃領域概莫能外、并首當其沖。

我們祝愿即將四十歲的深圳特區永遠具有先鋒的銳氣,朝氣蓬勃、一往無前!也希望深圳規劃能夠堅持前瞻遠見,繼續注重可持續、高質量發展,以人為本、完善法治,讓這座城市成為深圳人熱愛的城市典范。

Tags:
上一篇從歷史學角度解讀中國的改革開放 下一篇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》
下载内蒙古全民麻将 黑龙江p62开奖公告 2002年第22期码报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快赢网 网上购买重庆百变王牌 dg官网旗舰店 深圳风采中奖规则开奖 og视讯积分兑换平台 福建快3加奖 168开奖网重庆时时彩极速赛车 香港赛马会免费透码 新疆25选7今日开奖号 线上幸运飞艇开奖时间 河内5分彩数据提前知道 澳洲幸运5技巧 彩票平台被骗能报警吗 快乐双彩怎么算奖金